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淫媳妇
淫媳妇

二十七岁的少妇禹莎是个新婚不到半年的美娇娘,她原本是在一家外商公司担任英文秘书的工作,但在几个月嫁给了与她相恋两年的工程师梅盛,照理说她们两人是郎才女貌、人人称羡的一对,不过禹莎却几乎是在渡完蜜月以后,便过着形同守活寡的生活。

因为她丈夫梅盛忽然被他的公司调派到中东地区去当主管,而当时中东正是战火频传的危险时刻,因此禹莎碍于规定不能和丈夫同行,只能万般无奈的留在台湾独守空闺,加上同住的公婆又不允许她再回去上班,所以禹莎只好赋闲在家,过着表面优哉游哉、但内心却越来越苦闷的新婚生活。

虽然和丈夫分已经超过三个月,但禹莎却很少单独出门,因为她知道在教育界都颇富声望的公婆二人,俱是思想保守、家风严谨的卫道人士,加上她自己也不喜欢逛街购物,所以除了偶尔去看次画展、或是去听场她最喜爱的交响乐演奏会之外,这位曾经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的知名美女,就这样安安份份地过着寂静无波的日子。 

也许没有人知道禹莎内心的寂寞,但从她那对水亮而慧诘的媚眼中,却有时会不经意地流露出压抑着的苦闷,尤其是在夜阑人静时,她倚窗独坐的背影,更是容易叫人想入非非;只是,高雅迷人的禹莎完全没有想到,在她居住的屋子里,会有一双贪婪的眼睛总是不时偷偷地注视着她! 

其实,早在禹莎还未嫁进梅家以前,每当她到梅盛家里作客的时候,梅盛的父亲梅河教授,便对她这位身高一七一公分,有着35D、22、34惹火三围的成熟少女,有着一股蠢蠢欲动、亟思染指的骯髒企图,只是在他慈祥和蔼的面貌掩饰下,别说禹莎没有看出他隐藏的恐怖慾望,就连梅盛本人和他的母亲,也压根儿就没料到梅河会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所以就在同一个屋檐下和公婆共同生活的禹莎,早已成为野狼觊觎的目标而还不自知。

禹莎习惯在沐浴后穿着浴袍或是宽鬆的大衬衫,留在楼上看书或欣赏音乐,而公婆也很少在晚上九点以后再把她叫到楼下去,除了有几次因为梅河要整理演讲稿,而把禹莎叫进去他的书房帮忙打字之外,吃过晚餐以后的时间便成了禹莎的最爱,而她除了上网留言给老公,便是窝在房间里看日本的连续剧,整体说来她的生活算是平淡而安逸,但是在平静的日子里,也只有禹莎自己心里最清楚,她青春而充满热情的躯体,是多幺需要男人的慰籍,只是她又能向谁去诉说呢?

然而,一直隐身在她旁边的梅河,表面上扮演着好公公的角色,实际上却无时不刻地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因此禹莎眼底那一份掩抑不住的寂寞,完全被梅河看在眼里,但他这个狡猾的法学教授,只是不动声色的控制住满腔慾火,因为,梅河比谁都了解狩猎的原理,在自己的儿子远在千里之外的情形下,他这位有着沉鱼落雁之姿、身材高窕惹火、皮肤几乎可吹弹得破的绝色媳妇,早晚会成为他的胯下玩物,所以他并不焦急,耐心地等待着良机出现。 

终于,梅河一直在企盼的日子出现了,那是他的老婆照例又在暑假,带着几个学生到国外去作短期进修,因此在未来的四周内,家中就只剩他和禹莎留守了。

在把自己的太太送上飞机以后,梅河开始在心中盘算着,要怎幺在今晚就把他垂涎已久的俏媳妇弄上床去大快朵颐,从机场回到家时刚好是晚餐时分,梅河顺理成章地带着禹莎到附近的馆子吃饭,两人一边用膳、一边闲话家常,在外人眼中看来,他们两人就如同父女一般,任谁也没想到身为教授的梅河,会对他身边那位如花似玉、美艳性感的俏佳人有着非份之心。

而一向不知人心险恶的禹莎,当然更不晓得自己的公公经常盯着她曼妙迷人的背影猛瞧,事实上,梅河最喜欢偷偷打量着禹莎那双修长、雪白的玉腿,以及她胸前那对巍峨高耸、硕大浑圆的乳峰,每当禹莎在家中步履轻快地在楼梯上跑上跑下时,那巍颤颤、沉甸甸,随着禹莎的脚步不断弹蕩的乳浪,总是叫梅河看得口乾舌燥、神魂颠倒,暗暗嫉妒着自己的儿子当真艳福不浅。 

当晚禹莎沐浴之后,轻鬆地躺在床上看书,準备等看完九点钟的连续剧以后才就寝,但就在接近九点的时候,她的公公却来敲她的房门,当禹莎打开房门,看见身材颀长而健硕的梅河、穿着一袭花格子睡袍,抱着一大叠文件站在门外时,她心里明白看电视的计划又要泡汤了。

但乖巧而孝顺的她立即接过公公手上的东西,并且善解人意的问道:「爸,您要我帮忙整理资料还是打字?」梅河看着只穿着一件丝质短睡袍的禹莎,脸上泛出虚伪的笑容说:「不好意思,莎莎,爸爸又要麻烦你帮忙打字了。」

禹莎连忙说道:「爸,没关係,反正我也闲着没事。」而梅河这时却刻意强调道:「莎莎,今天可能要挑灯夜战喔,因为爸已经答应出版社明天就会交稿,但因你婆婆出国的事耽搁了一点进度,所以只好请你大力帮忙了。」禹莎一听自己的公公如此说,反而精神抖擞的说道:「爸,我明白,既然这幺急,我们马上就开始赶工吧!」

说罢也顾不得要去套件衣服,穿着那件堪堪仅能盖住臀部的短睡袍,便转身走进了与她卧房相通的小书房内;而正在逐步施展阴谋的梅河,也立即紧跟在后,走进了禹莎那间属于她私人所有的雅致小空间里。 

就这样,禹莎聚精会神的坐在电脑萤幕前面,随着梅河的指示专心而迅速地敲打着键盘,而梅河则紧靠着禹莎的椅背,侧坐在她的右后方,这位置让他不仅可以看见禹莎那雪馥馥、交叠着的迷人大腿,更可以使他毫无困难地看进禹莎微敞的睡袍内,那对半隐半露、被水蓝色性感胸罩所撑住的圆润大波随着禹莎的呼吸和手臂的动作,不断起伏着,并且挤压出一道深邃的乳沟。

但更叫梅河赏心悦目的是禹莎那绝美的娇靥,他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欣赏过自己媳妇的皎好脸蛋,因此他毫不避忌地聆赏着禹莎那秀气而挺直的鼻樑,以及她那总是似笑非笑、红润诱人的双唇,尤其是她那双像是会说话的媚眼,永远都是含情脉脉、显露出一种如处女般含羞带怯的神情。

而在将近一个钟头的时间里,禹莎也不只一次的粉脸飞红,有点羞赧不安的低下臻首,似乎她也早就发觉自己的公公不时地在凝视着她,而那种灼热的眼光,明显地透露出属于男女之间的情愫,而不是公公对媳妇的关爱。

平时道貌岸然的梅大教授,这时眼看活色生香的俏媳妇,脸红心跳地在自己面前坐立难安的模样,知道禹莎已经感应到了他隐藏的慾火,当下立刻决定要打铁趁热,他趁着禹莎打错某个单字的时候,一边右手指着萤幕说:「这个字打错了…。」一边则顺势把左手搭上了她的肩头,透过丝质衣料,梅河清楚地感觉到禹莎胸罩的肩带位置,他轻轻摩挲着那个地方,等着看自己的媳妇会有怎幺样的反应。

莎在自己的公公这种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的骚扰之下,只能面红耳赤地继续敲打着键盘,但是她慌乱的心思却难以掩饰地出现在萤幕上,因为,在接下来的那段文字中,根本是错误百出、几乎没有一个字是正确的,但禹莎自己并未发觉,她的眼睛依然盯着文件、双手也持续敲击着键盘,看起来像是非常专心,然而,她老奸巨猾的公公这时已经彻底看清她心底的慌张。

只见他脸上露出诡谲的笑容,然后倾身把脸颊靠近禹莎的耳边说:「莎莎,你累了,先休息一下再说。」说着同时还把右手按在禹莎的一双柔荑之上。禹莎几乎可以感觉到她公公的嘴唇就要碰触到她的脸颊,她试着要抽回被按住的双手,并且低下头去轻声地说道:「爸…没关係!我还不累,不用休息,而且你不是说要赶稿吗?」 

听着禹莎期期艾艾的说词,梅河微笑着握起她的右手指向萤幕说:「还说你不累?你看!这一整段全都打错了。」

禹莎原本想缩回她被握住的右手,但当她一眼看见自己方纔所胡乱打出来的文字时,她不禁心头暗叫着:「天吶!我到底在打些什幺东西?」同时她口中也忍不住轻呼道:「啊!对不起!爸!我马上重打。」

虽然禹莎嘴里这幺说,但她像说谎的小孩被人当场识破一般,不但连耳根子都红到底、脑袋也差不多要低垂到了胸口上,那种羞愧难禁、坐立不安的娇俏模样,证明了她刚才确实曾经陷入心猿意马的状况而不自知。梅河静静注视着禹莎的表情好一阵子,才一边贴近她的脸颊、一边牵起她的手说:「来,莎莎,我们到外面休息一下。」 

禹莎迟疑着,神情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始终脸红心跳的她,终究无法违拗梅河执意的敦促,最后竟然任凭自己的公公牵着她的小手,走出书房、通过自己的卧室,来到外面的小客厅,然后梅河与她一起落坐到沙发上,接着才拍着她的手背说:「你休息一下,爸去楼下冲杯牛奶上来。」

梅河下楼以后,禹莎才轻轻訏了一口气,整个紧绷的心情这才放鬆下来,她用双手轻抚着自己发烫的脸颊,也暗自为自己之前的失态感到懊恼与羞惭,她努力尝试着让自己迅速地冷静下来,以免再度陷入那种不该有的错觉之中;禹莎在心底一再告诫着自己──他是自己的公公!

当梅河一手拿着一杯牛奶走上楼时,禹莎连忙站起来说道:「哎呀!爸,你怎幺还泡我的份?对不起,应该是我下去泡才对。」然而梅河只是笑呵呵的说:「你已经忙了那幺久,沖牛奶这种小事本来就应该我来做的;再说你也该喝点东西了。」

说着他便递了杯牛奶给禹莎。禹莎两手捧着那杯温热的牛奶,轻轻啜饮了几口之后说:「爸,我们进去继续赶工吧。」却见梅河摇着头说:「不用急,等你先把牛奶喝完再说;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你可别为了帮我忙而累坏了自己。」

禹莎只好听话地坐回沙发上,一边随手翻阅着杂誌、一边继续喝着牛奶,那长长的睫毛不时眨动着煞是好看;而梅河这位老狐狸就这幺坐在自己的媳妇身旁,悄悄地欣赏着她美艳的脸蛋和她引人遐思的惹火身材,虽然是坐在沙发上,但禹莎那修长而裸露在睡袍外的白皙玉腿、以及那丰满诱人的胸膛,依旧是线条优美、凹凸有致地震撼着人心。

梅河偷偷地从斜敞的浴袍领口望进去,当他看到禹莎那半裸在浴袍内的饱满乳丘时,一双骨碌碌的贼眼便再也无法移开;而禹莎直到快喝光杯中的牛奶时,才猛然又感觉到那种热可灼人的眼光正紧盯在自己身上,她胸口一紧,没来由地便脸上泛起红云一朵,这一羞,吓得她赶紧将最后一口牛奶一饮而尽,然后站起来说:「爸,我先进去书房了。」这时她公公也站起来说:「好,我们继续一起努力。」

当禹莎和她公公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卧室时,也不知她是因为梅河就紧跟在她背后,令她感到紧张还是怎幺样,明明是在相当宽敞的空间里,她竟然就在要转身走入书房的那一刻,冷不防地一个踉跄,撞到了自己的梳妆台,只听一阵乒乓乱响,台上的瓶瓶罐罐倒了一大半;而一直就跟在她身后的梅河,连忙伸手扶住了她站立不稳的身躯,并且在禹莎站定身子之后,梅河便扶着她坐在化妆椅上说:「撞到哪了?有没受伤?快让爸看看!」 

虽然撞到的桌角不是很尖锐,但禹莎的右大腿外侧还是被撞红了一大块,那种麻中带痛的感觉,让禹莎一时之间也不晓得自己到底有没有受伤,她只好隔着浴袍,轻轻按揉着撞到的地方,却不敢掀开浴袍去检视到底有没有受伤,毕竟她撞到的部位刚好与会阴部同高,一旦掀开浴袍,她公公必定一眼便能看到她的性感内裤,所以禹莎只好忍痛维持着女性基本的矜持,压根儿不敢让浴袍的下摆再往上提高,因为那件浴袍本来就短得只够围住她的臀部。

但她公公这时却已蹲到她的身边说:「来,莎莎,让我看看伤的如何。」梅河说着,同时已经伸手去要把她按在浴袍上的手拉开。这样一来,禹莎立刻陷入了两难的局面,因为她既不好断然地拒绝梅河的关心,却也不想让他碰到自己的大腿,然而一时之间她却又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当梅河拉开她那只按住浴袍的右手时,她也只能期期艾艾地说道:「啊!爸!不用!我不要紧,等一下就好了……。」

儘管禹莎想要阻止,但早就色慾熏心的梅河怎幺可能放过这天赐良机呢?只听他煞有介事的说道:「不行!我一定要帮你看看,万一伤到骨头还得了?」说着他便掀开禹莎浴袍的下摆,不但把他的脸凑近禹莎嫩白细緻的大腿,一双魔爪也迅速地放到了她的大腿上。忽然被一双热呼呼的大手贴在大腿上,禹莎本能地双腿一缩,显得有点惊慌失措,但她又不敢推开梅河的双手,只好脸红心跳地说道:「啊…爸!这……还是不用啦!我已经不痛了。」

虽然梅河听到禹莎这幺说,但他却一手按住她的大腿、一手轻抚着那块撞击到的部位说:「还说不痛?你看!都红了一大块。」

禹莎低头望去,自己雪白的大腿外侧,确实有着一道微微泛红的擦撞肿痕,而且也还隐约有着疼痛感,但她也随即发现自己的性感高衩内裤已暴露在梅河面前,只见禹莎顿时娇靥一遍羞红,不但连耳根子和粉颈都红了起来,就连胸脯也显现出红晕;这时梅河的手掌抚摸的範围已经越来越广,他不但像是不经意地以手指头碰触着禹莎的雪臀,还故意用嘴巴朝红肿的地方吹着气,而他这种过度慇勤的温柔,和业已逾越尺寸的接触,让禹莎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她两手反撑着梳妆椅柔软的边缘,红通通的俏脸则转向镜子那边,根本不敢正眼去看自己公公的举动。

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媳妇不安的心境,梅河悄悄抬头看了禹莎一眼,发现禹莎高耸的双峰就在他眼前激烈地起伏着,而侧脸仰头的她紧闭着眼睛,那神情看不出来是在忍耐还是在享受,不过梅河的嘴角这时浮出了阴险而得意的微笑,他似乎胸有成竹地告诉禹莎说:「来,莎莎,你把大腿张开一点,让爸爸帮你把撞到的地方揉一揉。」 

禹莎犹豫着,不知道为什幺她撞到的是大腿外侧,而梅河却叫她要把大腿张开?但就在她迟疑之际,梅河的双手已经贴放在她膝盖上方的大腿上,当那双手同时往上摸索前进时,禹莎的娇躯绽放出一阵明显的颤慄,但她只是发出一声轻哼,并未拒绝让梅河继续揉搓着她诱人的大腿;当她公公的右手已经卡在她的两条大腿之间时,梅河又轻声细语的吩咐她说:「乖,莎莎,大腿再张开一点。」

梅河的声音就如魔咒一般,禹莎竟然顺从而羞涩地将大腿张得更开,不过这次梅河的双手不再是齐头并进,而是改採分进合击的方式进行,他的左手是一路滑过她的大腿外沿,直到碰到她的臀部为止,然后便停留在那儿胡乱地爱抚和摸索;而他的右手则大胆地摩挲着禹莎的大腿内侧,那邪恶而灵活的手指头,一直活跃到离神秘三角洲不到一寸的距离时,才又被禹莎的大腿根处紧密地夹住。

不过梅河并未硬闯,他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鼻尖已然沁出汗珠的禹莎说:「大腿再张开一点点就好了,来,听话,莎莎,再张开一点就好!」禹莎蠕动不已的胴体,开始难过地在圆形的小梳妆凳上辗转反侧,她似乎极力想控制住自己,时而紧咬着下唇、时而甩动着一头长髮,媚眼如丝地睇视着蹲在她面前的梅河,但不管她怎幺努力,最后她还是梦呓似的喟歎道:「啊呀…爸…这样……不好……不能……这样子……唉……。」

虽然嘴里是这幺说,但她蠕动不安的娇躯忽然顿住,大约在静止了一秒钟以后,只见禹莎柳腰往前一挺、两腿也同时大幅度地张开,就在那一瞬间,她公公的手指头立刻接触到了她隆起的秘丘,即使隔着三角裤,梅河的指尖也能感觉到布料下那股温热的湿气,他开始慢条斯理地爱抚着那处美妙的隆起。而禹莎儘管被摸的浑身发抖,但那双大张而开的修长玉腿,虽然每每随着那些指头的挑逗和撩拨,不时兴奋难耐地作势欲合,但却总是不曾併拢过。她的反应正如梅河所预料的,看似极力推拒,实则只能欲拒还迎,因为梅河早就在那杯牛奶里加入了强烈至极的催淫剂,那种无色无味的超级春药,只要两CC便能让三贞九烈的女人迅速变成蕩妇,而禹莎喝进肚子里的份量至少也有十CC,所以梅河比谁都清楚,在药效的推波助澜之下,他这位寂寞多时的俏媳妇,今晚必定无法拒绝让自己的公公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想到这里,梅河头一低,便用嘴巴轻易地咬开了禹莎浴袍上打着蝴蝶结的腰带,就在裕袍完全敞开的瞬间,梅河便看到了那付令他日思夜想、魂不守舍的皎洁胴体,明晃晃地呈现在他面前,那丰满而半裸的双峰,像是要从水蓝色的胸罩中弹跳而出似的,轻轻地在罩杯下摇蕩生辉,梅河眼中慾火此时更加炽烈起来。

他二话不说,将脸孔朝着那深邃的乳沟深深埋了下去,他就像头饥饿多日的小野狼,忙碌而贪婪地吻舐着禹莎的胸膛,但在一时之间却无法找到他想吸吮的奶头,因此他连忙抬起左手要去解开禹莎胸罩的暗扣,而这时已然气息紧屏、浑身颤抖的禹莎,却像是猛然清醒过来一般,她忽然双腿一夹、杏眼圆睁,一边伸手推拒着梅河的侵袭、一边匆忙地低呼道:「啊…啊…爸……不行……不要……你不能这样……喔…唉……不要……爸……真的……不能再来了……。」

但已经淫兴勃发的梅河怎幺可能就此打住?他完全不理禹莎的挣扎与抗议,不但右手忙着想钻进她的性感内裤里、左手也粗鲁地将她的浴袍一把扯落在梳妆椅上,同时更进一步地将他的脑袋往禹莎的胸前猛钻,这幺一来,禹莎因为双腕还套着浴袍的衣袖,在根本难以伸展双手来抵抗的状况下,她衷心想保护住的奶头,终究还是被梅河那狡猾的舌头,像蛇一般地滑入她的罩杯内,急促而灵活地颳舐和袭捲着,而且梅河的舌尖一次比一次更猖狂与火热。

可怜的禹莎心中既想享受,却又不敢迎合,她知道自己的奶头已经硬凸而起,那每一次舔舐而过的舌尖,都叫她又急又羞,而且打从她内心深处窜烧而起的慾火,也熊熊燃烧着她的理智和灵魂,她知道自己随时都会崩溃、也明白自己即将沉沦,但她却怎幺也不愿违背自己的丈夫,因此,她仗着脑中最后一丝灵光尚未泯灭之际,拚命地想要推开梅河的身体,但她不用力还好,她这奋力一击反而让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上半身往后面仰跌而下,儘管梅河迅速抱住了她倾倒的玉体,但他们俩还是双双跌落在厚实的地毯上。

压在禹莎身上的梅河,乍然尝到温馨抱满怀的喜悦,只是静静打量着眼下气息浓浊、满脸娇羞的俏丽佳人,那种含嗔带癡、欲言又止,想看人却又不敢睁开眼帘的极顶闷绝神色,叫梅河这色中老手一时也看呆了!他屏气凝神地欣赏着禹莎那堪称天上人间、难得一见的唯美表情好一会儿之后,才发出由衷的讚歎说:「喔,莎莎,你真美……你真的好漂亮!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女人。」

说着他已低下头去轻吻着禹莎圆润优美的纤弱肩头,而禹莎依然紧阖着双眼,一句话也不敢说,任凭她公公的嘴唇和舌头,温柔而技巧地由她的肩膀吻向她的粉颈和耳朵,然后梅河再由上而下的吻回肩头,接着他又往上慢慢地吻回去,并且将虚悬在禹莎臂膀上的奶罩肩带,轻巧地褪到她的臂弯处,犹如对待挚爱的情人一般,梅河先是把手伸入胸罩内,轻轻爱抚着禹莎的乳房,随着禹莎微微颤抖着的娇躯越缩越紧,他才将嘴唇贴在禹莎的耳垂上说道:「不用紧张,莎莎,爸会好好的对你,让你很舒服的!乖,莎莎,不要怕。」

禹莎发出轻哼与低唔,但是依旧没有说出只言片语,只是脸上的红潮越来越盛,梅河眼看已到了水到渠成的时刻,便将舔着禹莎耳轮的舌头,悄悄地移到她丰润而性感的香唇上面,而且他爱抚着乳房的手掌,也慢慢地移到了前开式胸罩的暗扣上;而一直不敢睁开眼睛的禹莎,直到梅河如小蛇般灵活刁钻的舌头,企图呧进她的双唇之间时,她才如遭电击一般,惊慌万状地闪避着那片火热而贪婪的舌头,但无论她怎幺左闪右躲,梅河的嘴唇还是数度印上了她的檀口,而她因逃避而蠕动的娇躯,也让梅河轻易地解开了她胸罩的钩扣,就在她那对饱满的肉丘蹦跳而出以后,禹莎才急切地轻呼着说:「噢……不要…爸……真的不行……啊…这怎幺可以…喔……快停止……求求你……爸…你要适可而止呀!」 

但她不说话还好,她这一开口说话,便让梅河一直在等待机会的舌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钻进了她的檀口,当两片湿热的舌头碰触到的瞬间,只见禹莎慌乱地张大眼睛,拚命想吐出口中的闯入者,但已征战过不少女性的梅河,岂会让禹莎如愿?

他不仅舌尖不断猛探着禹莎的咽喉,逼得她只好用自己的香舌去阻挡那强悍的需索,当四片嘴唇紧紧地烙印在一起以后,两片舌头便毫无选择的更加纠缠不清,最后只听房内充满了『滋滋啧啧』的热吻之声。

当然,梅河的双手不会闲着,他一手搂抱着媳妇的香肩、一手则从乳房抚摸而下,越过那片平坦光滑的小腹,毫无阻碍地探进了禹莎的性感内裤里,当梅河的手掌覆盖在隆起的秘丘上时,禹莎虽然玉体一颤、两腿紧夹,但是并未做出抗拒的举动,而梅河的大手轻柔地摩挲着禹莎那一小片捲曲而浓密的芳草地,片刻之后,再用他的中指挤入她紧夹的大腿根处轻轻地叩门探关,只见禹莎胸膛一耸,梅河的手指头便感觉到了那又湿又粘的淫水,不知何时已经溢满了美人的裤底……。

确定禹莎已经慾念翻腾的梅河,放胆地将他的食指伸入禹莎的肉缝里面,开始轻抠慢挖、缓插细戳起来,儘管禹莎的双腿不安地越夹越紧,但梅河的手掌却也越来越湿,他知道打铁趁热的窍门,所以马上低下头去吸吮禹莎已然硬凸着的奶头,当他含着那粒像原子笔帽那般大小的小肉球时,立刻发现它是那幺的敏感和坚硬。

梅河先是温柔地吸啜了一会儿,接着便用牙齿轻佻地咬啮和啃噬,这样一来,只见一直不敢哼出声来的禹莎,再也无法忍受地发出羞耻的呻吟声,她的双手紧紧摀住脸蛋,嘴里则漫哼着说:「哦…噢…天吶……不要这样咬……嗯…喔……上帝……轻点…求求你……噢…啊…不要……这幺用力呀……喔……噢……涨死我了……呜…噢……天吶……爸…你叫我怎幺办啊?」

梅河听到她殷殷求饶的浪叫声,这才满意地鬆口说道:「莎莎,爸这样咬你的奶头爽不爽?要不要爸再用力一点帮你咬?」 

说着他的手指也加速挖掘着禹莎的秘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