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公室极乐宝鉴136
公室极乐宝鉴136

我有些心动了,于是便打开了车门,然后上了前座,坐在她的身边。我们久久都没有再说话,这种伤感的氛围实在会让人的情绪发生很大的变化。我突然有种冲动想把徐静搂到怀里狠狠的疼爱一翻。  这个往日里有些媚态的女人,屡次三番的挑逗与我,我却总能冷静的应对过去,此刻听到她要走的消息心里居然再也平静不下来了。看着她低垂着的白皙脖颈,心里深处的**就突然冒出来了。  我心里一个劲的对自己说,要冷静,要冷静,可思绪却总围绕着她要走的消息上打转,怎么也集中不了注意力。于是,我做出了让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决定,两手一环,果真把徐静搂在了怀里。  她在我怀里嘤咛了一声,这个可恶的妖精,都还没开始,就###了,让我忍不住就想强暴了她才好。不过我一向是个温柔的人,所以开始做温柔的事情。我慢慢的解开了她的外衣,然后是紧身吊带。  她的曲线非常的美好,玲珑剔透的双峰傲然挺立着,两个饱满挺立的###上镶嵌着两颗绯红的葡萄,引诱着我去吸允和探寻。我欺身过去在她的两个###上###,玩耍。  徐静的呼吸声越来越大了,她估计已经到了兴奋的边缘,我一把撤下了她的性感小内裤,然后挺身而进。  跟徐静的事情就这么荒唐的结了尾,下午下班时,她果真没有再来接送我。公司另外给我配了个司机,是个中年男人,看起来很阴沉的样子,我很不喜欢。  不过碍于杨总监不冷不热的脸孔,我没有说什么。脑海里也回想起徐静事后跟我说的一句话,“你以后要小心杨总监,他不是好人,还有董事长,他让我……”董事长让她做什么她始终没有说出口,但我知道绝对不是好事。  莫不是让她来引诱我?现在成功了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可是像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何用董事长大动干戈的使用美人计来引诱我呢?  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我也就不想了,反正该来的迟早会来,想多了也无益,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是正道。现在经济也多半不景气,如果自己不再加把劲,估计这个工作没了,就真的要失业了。  所以我专心投入了工作中,叶子娇打电话个我的时候,我本不想接的,她可能又是想找我喝酒了?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我不耐烦的按了关机键,终于安静会了。  其实跟叶子娇始终只是**的接触,虽然同情她但我清楚知道自己不会爱上她,所以也没必要做过多的纠缠。但是倒是有一个事可以帮的她和杨倩的忙,那就是想办法撮合她们的友谊。  如果可以,我真的愿意让她和杨倩重归于好,毕竟曾经那么真挚的感情不应该被埋没,而且叶子娇确实也是付出了很多。我想了想,又打开了叶子娇打过来的电话拨了过去。  “喂?你现在方便出来一下么?我下班后去昭阳路口的酒吧等你。”电话接通后,我先开了口。  对方久久没有回应我,我以为她是生气我刚才挂她电话,所以想拒绝我的邀请。“好,我会过去,我先到那里去等你。”叶子娇沉默了一会终于说道。  么有想到她答得这么爽快,我心里有点隐隐的兴奋,毕竟美女有约是人生最快意的事情了。于是我高效率的完成了手头的工作,然后直奔目的地而去。  到了酒吧,这个时候才不过刚下班时间,居然也是人山人海的。我很轻易的就找到了叶子娇坐的位置,她正一个人举着酒杯在想心事,旁边有几个男人走过去搭讪,都被酒保挡了回去。  这个女人跟酒吧的服务员和酒保都很熟的样子,她难道是想以这里为家么,我心里这么想着,脚也没停歇的朝她走过去。  “来了?要喝点什么,我请。”叶子娇头也没抬的继续看着手里的酒杯发呆,然后问我。  “一杯威士忌,谢谢。”我朝酒保说。虽然不明白明明是我叫她出来,为何她要抢着说请客的话,但看她心情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也就不想追问了。  “你今天约我来有什么事情,我下午还有一组图要拍,可能要早点回去化妆。”叶子娇终于抬头看我了,她的眼神有些疲累,无所谓的样子。  “拍照?你又要去拍那些照片?”我也搞不清自己为什么突然语气加重了,她拍不拍那些写真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气愤什么呢?话音才落,我就有些后悔了。  男人的心理有时候也是很矛盾的,“你不是喜欢看么?你们男人都喜欢看,所以我才要拍啊,拍给你们这些臭男人看啊。”叶子娇不知道是不是喝酒多了,开始语无伦次的说话。  我忍不住闭了闭眼,这样说话迟早要疯掉,还是趁早把话说明了。“你先听我说,其实杨倩也很关心你,她也不希望你去拍那些照片,毕竟那种生活是不正常的,你明白么呃?”  “我不明白,拍了照片有钱花,又有人赏识我,有什么不好?大堆的男人追在我屁股后头赶着我上,可我一个都不理,气死他们,哈哈,气死他们。”叶子娇果真是有点醉意了,她的脸开始显得异常的红润。  我觉得她不仅是仇视友谊了,甚至连天底下的男人都有点仇视了,这是一种极端不正常的情感。其实她只不过因为跟杨倩的友谊背叛了,所以才自暴自弃,只要加以引导,远不会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我一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你还记得那个相框么,那天在你家沙发上看到的那个,你一定也是经常拿着来看吧,那个相框里的照片有一定日子了,可相框却依旧完好如新,你是非常看重它的,对么?”  叶子娇听了我的话,仿佛是陷入了沉思中,“相框,我和倩倩的照片,我们是最要好的,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叶子娇喃喃自语道。  “所以啊,你们本来就是最好的朋友,不要因为一些误会就分开,其实这样做不值得,人生在世能遇到几个值得真心去对待的朋友呢?是不是?”我熏熏引导她。  叶子娇点了点头,“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她都不理我了,恨死我了,我这样子,也没脸见她了。”她仰起了小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仿佛一个无助的孩子般。  我有些心疼,把她楼过来怀里,然后对她说,“我会帮助你的,让我先跟倩倩去说说,帮你们搭个桥梁,然后找个适当的时候让你们见面再深聊,你看可好?”  叶子娇点了点头,然后破涕为笑的在我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谢谢你!”  我发现最近自己揽的烦心事真多,先是秦羽墨的事情,再是叶子娇和杨倩,只是凡是都有个先后紧急,目前我遇到的事情可比这两宗大条。  话说给我开车这司机姓陈,性格有点阴沉,每次在车上也从来不说话,老是一丝不苟严肃拘谨的样子。我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于是每次试图挑起话题来说,可他最多嗯嗯的应两声,然后罢了。  几次努力后都是这样,我也没了跟他说话的兴趣,直到这一天,在去上班的路上,他接了个电话,然后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秦先生,今天送您去上班之前我可不可以先办一个私人的事情?”  私人的事情?其实我跟他交情并不深,在我面前提这些要求好像不符合情理吧,我有些发愣的想着。原以为他只不过是停在路边买个小烟小酒什么的,虽然我从未有见到过他抽烟喝酒就是了。  但看着人家无辜可怜的表情,我还是心软的答应了。陈司机朝我感激的点头一笑,然后他的车以超出往日的速度向前行驶起来,我几次都被吓到了,真想不到一向稳沉开车的他急起来也跟个毛头小伙一般,看来是真的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警察局前,陈司机让我在车上等一下,他打开车门就冲进了警察局里。我愣在车上,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说是办私人事情,结果给办到警察局里来了,汗滴滴,莫不是他家里人在警局吧。我感到好奇,也想到好久没见到丁亮这尊神了,既然来到了他的宝地,自然是要来拜访一下的。  虽然我骨子里不喜欢警察局这种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的地,还是迈着晃悠悠的步子进来了。诺大的一个警察厅,居然看不见几个办公的人,敢情今日放假,还是全部出去公干了?  我缓缓的沿着通道一直往前走,由于不是第一次进这里了,所以我熟门熟路的摸到丁亮的办公室。只是在经过时看到一个问讯室里有人在说话,我停步下来细听。  “你知不知道你儿子这次是犯了大罪的,居然趁着酒性开车,我们的同事拦下了他的车,还敢出言不逊,说是没人能把他怎么样。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做父亲的是怎么教导儿子的。”一个我非常熟悉的声音传来。  丁亮这小子训起人来倒是有模有样的,平日里真是看不出来。他的话音刚落,下面的话居然是我的专属司机说的。“丁副局长,您大人有大量,就看在我这个老头子的面子上,放过小犬一次,他下次再也不敢了。”陈司机在苦苦哀求。  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哪个做父母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陈司机平日里严谨的外表下倒是看不出有这么一颗慈子之心啊。  “爸爸,你别求他,我还就不出去了,看他能把我怎么滴。”这小子狂妄的口气倒是跟我年轻时如出一辙,我有点想看看这个未成年的明显有鸭公嗓的小男人了。  “你住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再不老实点,看我不抽你。”陈司机开始训斥自己的儿子,嗨,还真有点魄力。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装的,要平时都这么教导孩子,怎么还会出来闯祸,犯了错死不认罪。  “你看看,就是这样的态度,我那个同事工作几年了还没碰到过这样不识好歹的小孩子,酒后驾车的罪是可大可小,你们自己掂量着点。”丁亮说完,居然打开门出来了。  “咦,怎么是你这小子?哪阵风把你吹来了?”丁亮看到站在门口的我,有点惊讶又带点惊喜的问